文斯莫克樱花

底层写手,在线沙雕www言许,冷战,索香,铠约。。。他们都很可爱!致力于发糖三百年!本人可软可揉捏,求勾搭♡

【all许】被公开的秘密(后续(其实是一辆言许车

啊啊啊啊啊啊,我终于咕出来了!

其实是我今早三点就码好了的,可是老福特说有敏感词,屏了两次,呜啊一声哭出来。。。

我今天早上6点钟开始搞,搞到现在。。。我电脑有病,微博不能发图,石墨注册不上,我搞了好久,从电脑换到手机,从手机换到笔记本,再换回电脑。。。我都快疯了!

不过好在搞出来了。。。

这篇文章真的非常我流abo了,写到一半我都没有我在写abo的感觉了【你tm

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写abo车。。。

因为其他两个人的戏份不多,就不多打tag了。。。

注意真的是一辆破轮车,ooc到智障

啊,也许写完了,也许还会有吧。。。

本来还想再搞一篇车作为50粉福利的。。。但我明天就上学了,真是悲哀的故事。。。

ooc我的,幸福许墨的

---------------

链接见评论

【all许】亲爱的小孩②(红豆对话体

啊啊啊,沙雕作者又来放飞自我了
在饿死与产粮之间苦苦挣扎,最终选择了产粮( ´ ▽ ` )
不过真的没有粮要饿死了:D
有没有太太产粮啊 ̄▽ ̄
链接见评论www

【all许】亲爱的小孩①(红豆对话体

emmm我又开坑了。。。
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,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emmm不要紧,我觉得问题不大
这一篇是八岁奶墨和三个英俊男子(大猪蹄子)的快乐故事
第一次做红豆对话体,emm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能我是猪吧【深沉
日常ooc,以及极短风格
链接在评论(也许可以用吧

【all许】被公开的秘密

国庆放飞自我更文www

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www

ooc预警www

我流ABO预警www

超短篇预警ww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被公开的秘密

恋大有个alpha在生了一场大病后,变成omega了。

这件事一传出去,几乎整个校园都轰动了。

“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李泽言没好气的看着肇事者,而对方此时只穿了一件长T,坐在上铺笑眯眯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大白腿。

“病刚好,别露这么多,小心再发烧。”白起把自己的外套往许墨腿上一盖,刚好遮住一片白花花的风光。

“都是那个庸医给许墨吃错了药,结果和许墨平常吃得Hidder*(一种隐藏性别的药物)冲突了,害的许墨发烧以后对两种药都免疫了。。。”周棋洛有些气鼓鼓的爬上上铺,右手偷偷扒上许墨的腰。

“我先帮你换宿舍吧,你现在已经是个会正常发情的omega了。”李泽言掏出手机,正准备打电话,却被居于高处的许墨夺了去。

“没关系。”许墨弯着眉眼浅浅的笑,双手交叠放在腿上,“反正这宿舍里只有我们四个。”

“你是白痴吗?我们三个都是A。”李泽言皱眉,微微提高了声线,伸手想拿回手机,却被许墨随手扔到了床铺内侧。

“许墨。”很少不顺应许墨心意的白起也表示与李泽言想法一致,抿了抿唇,琥珀色的眼睛里藏着担忧,“如果你被我们的信息素刺激的发情了怎么办?”

“那就标记我。”许墨说的轻巧,仿佛在说一句问候那么轻松。

“你疯了!”李泽言怒言出声,显得有些咬牙切齿。

“我没有。”许墨垂着眉眼轻笑,紫色的眼眸里有波光流转,“临时标记就行。”

“那万一没忍住永久标记你了呢?”周棋洛加重了在许墨腰上的力度,话语有未退去的震惊。

“那也无所谓啊。”大概是被有些冻着了,许墨吸了一下鼻子,往周棋洛身边靠了靠,清淡的海洋信息素气息撩拨的周棋洛的心加速了一倍,“反正又不是别人。”

“真是个白痴。”李泽言愣了愣,叹了口气。

“随便就标记你这件事,我们可做不到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许墨加重了语气,似是想强调这一点。

“可是。。。”

“拜托。”许墨突然矮了语调,带了微软的声线,“别离开我。”

“只是换宿舍而已。”白起无奈的看向他,耳根有些薄红,将下铺的毯子递给许墨,“把毯子披上。”

“你最好做好了准备。”李泽言冷哼一声,但没有再坚持之前的想法。

“嗯。”许墨挑了挑眼梢,唇角漏出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“那好吧。”白起瞟了眼周棋洛的爪子,不满的颦了眉,“周棋洛,别靠许墨那么近。”

“白起哥好凶哦。”周棋洛撇了撇嘴,但也识相的松开手往一边挪了挪。

许墨看着周棋洛有些委屈的表情,笑着将手附上对方的,指尖的微凉渐渐回转为温暖。

只要是他们,如何也无所谓吧?

反正他的世界也只剩这么点色彩了。

他不想失去。


言尽墨色(言许) 第七章:但愿人长久

祝大家中秋快乐【笔芯】

本来想多更一点的,但是实在想不出来啊。。。【你真的是。。。】

给大家磕头谢罪了。。。

本章真的非常非常短,而且我不知道我又写了什么东西进去【你tm】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第七章:但愿人长久

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啊,言墨天天掰着手指算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
中秋节亦名团圆节,可像言墨这样的孩子,纵然过了七个中秋,可从未尝到过团圆的滋味。如今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家,拥有了他爱的与爱他的家人。

他与许墨和李泽言约定,共赏今晚的月亮。

吃着月饼赏月亮,是孤儿院里所有孩子期盼的。

傍晚初至,晚霞刚晕染上底色,太阳还在地平线上温柔的微笑,言墨就忍不住坐到阳台上,巴扎着眼睛,等着明月顺着树梢爬上天涯。

“别急。”许墨按上言墨的肩膀,孩子躯体的热度染上他微凉的掌心,许墨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,微微一笑,嘴角弯起的弧度似乎能够包容全世界。

“许墨哥哥,你说月亮姐姐她会不会不出来?”言墨扁着小嘴,皱着眉心,扬起小脸看着许墨。

“怎么会呢?只是因为太阳还在,月亮就不能出来罢了。”许墨轻声安慰着,手指插入柔软的发中,轻轻的梳顺。

“那为什么太阳不能和月亮一起出现呢?”言墨毕竟是孩子,好奇使他转移了注意力,现在只急切的想知道为什么日月无法同在。

许墨不急着回答,也坐到言墨身边,单薄的衣衫被秋夜薄凉的风掀起一角。

“我也不知道呢。”许墨微笑着叹了口气,眉目温柔,“但是这世上也不是所有事都一定要知道真相,有时候对未知保持神秘才是最好的。”

许墨看着言墨懵懂的目光,轻轻摇了摇头。

他们都是在真相中受过伤的人,他不希望这个干净如一汪清泉的孩子在那么残酷中遍体鳞伤,即使不能永远这样,那暂时,直到必要的那一天,他都希望言墨可以快乐的不要接受淋漓的现实。

接下来他们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夕阳渐垂,霞雾展收,新月缓升。

“你就不能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?”李泽言本朝着两人走来,却见许墨衣衫单薄,又折回卧室,取了外套披上那人肩头。

“谢了。”许墨抬头,认错讨好式的笑着,闪着微光的紫眸浅藏着情意。

“白痴。”李泽言轻哼一声,挨着许墨坐下,指尖与对方交缠。

月亮已经升起,挂在天中央,柔和的光洒落一地乳白的光晕。

言墨痴痴的望着天,连手中啃了一半的月饼也没有再吃下去。

“月亮真好看。”

“嗯。团圆的月亮真的很美。”许墨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远处的月亮上,而是落在了身边的身上。

他看看言墨,目光温柔,又看向李泽言,目光深情。

有人团圆,真好。

他希望一生一世一深情。

他希望人长久。

他希望此后月亮不必千里共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mmm我还是想来说一点废话。。。

我是高二狗,本来学校就三个星期才放一次假,加上我还处于更文低谷,所以更新速度会很慢。。

给大家磕头了。。。乁( ˙ω˙ )厂

【白许】他们的故事

emmm随笔写出的产物,有年龄私设

美好青涩的少年时代的故事

很短,流水账,而且ooc注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白起是个极为直率的男生,简称直男。

喜欢谁,送礼物请吃饭样样依着。

比如说,隔壁班的班花悠然。

生日时,送自己亲手做的银杏手链,看着对方甜甜的笑容,耳根染上一片薄红。

讨厌谁,板着脸抿着嘴横眉冷对。

比如说,本班的学霸许墨。

相遇时,对对方谦和礼貌的招呼视而不见,留下那人在原地茫然的对脸上僵掉的笑容不知所措。

别人都以为白起只是出于学渣对学神本能的厌恶,但是只有白起自己知道,他只是讨厌许墨那永远不变,看不明白的微笑。

直到那一天,白起没有骑小黑来上学,而是坐了公交,所以放学也只能坐公交回去。

车上人有些多,只剩了两个并排的座位,白起庆幸着自己的好运,选择了里面的座位。

但是后面有人坐在了他身侧,白起转了眼珠去看,发现正是自己不想见的人。

“是白起同学啊。”许墨挑起眼角对白起微笑,打招呼,却被对方自动忽略。

白起听着对方微微叹息一声,心中突然有些过意不去。

但他依旧没有任何表示。

车上的人越来越少,不过白起的家在终点站,所以他还得再忍上一会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已经空了很多位置出来,许墨就是固执的坐在他旁边。

白起把视线从窗户上挪下来,打算主动把这两个位置都留给许墨。

可是他失败了,因为许墨已经睡着了。

这个少年疲倦的倒在靠背上,头歪着,眼底一片乌青,眉目紧锁,嘴角耷拉,一点也看不出平时那温雅的笑容何在。

白起的心抽了一下。

这个年纪的孩子往往还不知道什么叫心疼。

白起神使鬼差的帮他揉开眉结,指尖上的温度一下子烫的他的心皱缩起来。

于是他又吻了他的脸颊。

幸好那时车上没人注意,不然一定会看见一个耳根通红的男生和一个脸颊微红的少年,以及,那个少年舒展的眉睫和嘴角的笑。

白起和悠然谈了三年年的恋爱,最后在毕业那天,两人和平分手。

她挂着笑容,美好又恬静,微风掀起裙摆,舞成一朵奶白色的小花。

她说。

“你从来喜欢的都不是我。”

白起想问她,她觉得他应该是喜欢谁的。

话未出口,白起脑中就出现了一幅睡颜,乌青的眼圈,微皱的眉。

白起抿了抿嘴,点了一根烟,叼在嘴里。

他知道那是谁的脸。

再后来他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,又因为一件事巧妙的相遇。

可爱的姑娘对他眨眨眼睛,偷偷比了个大拇指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这么多年堵在心口的话终于说出来了。

“我也是。”男人垂下好看的紫色眼眸,笑容一如往年。


言尽墨色(言许)第六章:生日快乐

大家好,我要自闭了。

我脑子里有梗但是写不出来。

越写越乱,然后选择自闭:)

本章流水账注意,ooc注意,剧情不连贯注意

很抱歉居然越写越糟糕,给喜欢看本文的小可爱们道歉。

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:)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六章:生日快乐

言墨的生日到了。准确来说这只是他被孤儿院收养的日期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许墨在孩子初醒,还睡眼朦胧的时候,送上一个早安吻,以及一声温柔的祝福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立在另一边的李泽言先生祝福的口气淡淡的,但是蓝灰色的眼睛里有盈盈的笑意。

言墨开始有些懵懵的,但很快反应过来,几乎从床上蹦跶起来,蓝紫色的眼睛像两颗小星星。

“谢谢许墨哥哥和泽言叔叔!”言墨开心的露出小小的虎牙,冲两人甜甜的微笑。

“快点起床。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李泽言语中带着轻笑,轻轻揉了揉孩子头顶的发旋。

在言墨狼吞虎咽的吃着李泽言做的早餐的时候,李泽言选择去开他昨晚停在另一侧街道的车。但是,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毛病,车子迟迟无法发动。

“啧。”李泽言不满的皱起眉头,因为这种事可不像什么好兆头。

“泽言。”

自己检查车子未遂的李泽言听到了来自街对面自己爱人的呼唤,对方看着自己苦恼的模样一下子笑起来,示意着马上过去帮忙。

李泽言看着许墨牵着言墨的手走过来,心中有不好的预感。

突然间刺耳的鸣笛割裂空气,属于大型卡车的轰隆声如同翻滚的雷霆。

言墨和许墨一下怔在原地。

前者是吓着了。

而后者则是想起了藏在心底的那段染血的街道,以及那条同样鲜艳的红围巾。

那个生日结束了他童年美好的彩色的梦,然后在他面前铺开一张黑白的画卷,而他只有一支铅笔,为自己涂抹以后的人生。

许墨看着疾驶而来的卡车,忘记了躲闪,只将言墨死死的护在怀里,骨节被捏到发白。

李泽言下意识的想暂停时间,但是没有用。因为在那件事后,所有的evol都消失了,现在的他们仅仅是普通人。

李泽言只觉得头脑发热,手指冰凉,暗骂一句该死,冲进马路中央,将两人拉入怀中,而车子堪堪擦过他们,在前面几乎转了一个360度的弯才停下,同样幸运的,车子没有侧翻。

李泽言这才长舒一口气,捏了捏言墨湿凉一片的掌心,对方才有些回过神来,眼底的惊惧神色不减。

许墨靠在李泽言肩上喘了口气,眉心微拧:“抱歉。”

“白痴。”李泽言把对方按在自己怀里,轻轻贴近对方耳侧,“不必道歉。”

忘掉那段往事,你的未来由我来帮你抹上色彩。

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,等所有人都镇定下来后,他们选择坐公交车过去。

车子在悠然的公寓门口停下。

“生日快乐!”

开门的是悠然,后面站着白起和周棋洛,手里拿着小型礼花炮,碎花纷纷扬扬落在地毯上以及言墨头顶上,换来李先生的一声冷嘲。

“幼稚。”

不过作为当事人的言墨倒是开心的很,眼睛一闪一闪的,像一个晴朗的夜晚,上帝舀了一勺流星进去,扑朔着光辉。

生日蛋糕是悠然做的,上面抹了蓝紫色的慕斯,有点像白起生日时的那个星空蛋糕,但又不像,看了以后反而让人想到小寿星的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,只是看着就想要提起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言墨在特地为他准备的派对里笑得很开心,露出可爱的虎牙,然后被夸张的捂住胸口眼里冒小心心的制作人小姐吓了一大跳。

派对结束后,言墨的脸颊上残留着大片的慕斯,许墨笑了笑,细心的用纸巾尽数擦去。

回来的时候,是魏谦来接的他们。

孩子已经玩累了,迷迷糊糊睡在许墨肩头,手上抱着收到的礼物。

回到家后,两人哄着言墨洗了澡睡了觉,然后就坐在沙发上,静静的谁也不说话。

李泽言知道许墨尚未从上午的事中缓过神来,他一直很会伪装,只是他能骗过别人,唯独骗不过他。

李泽言轻叹一口气,揽了揽身侧人的肩头。

“我之前说过有一件很后悔的事。”

许墨微微转过头看他,眸子亮晶晶的。

“我最后悔的就是让你独自一人承受那场车祸的悲痛。”

许墨轻轻的笑了,靠在李泽言肩头,闭上了眼。

谢谢。

谢谢你愿意在我左右,过去的事远不及当下的你重要。


言尽墨色(言许)第五章:小聚会

今天的有点短,土下座抱歉。。。

本来没有梗了,但是今天和同学出去唱了k,内心非常澎湃!(但是居然没有许墨的同人曲,哭死)

于是我不唱的时候就在想像言许的故事!想着想着差点笑出来!

不过本人高二狗,马上要开学了就不能写了呢。。。大概只能两到三个星期更一次。。。

不过开学之前,还会再更一次的!请放心!

这次的故事好像言墨的戏份不多呢。。。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言尽墨色(言许)第五章:小聚会

“悠然说明天聚会,让我们把言墨带去。”许墨撇着眉看着悠然发来的几十条私信,无奈的冲李泽言笑了笑。

“不去,她只是想逗言墨吧。”李泽言看了眼还在睡午觉的言墨,冷哼一声,“还有,你忘了她以前一聚会就灌你酒的事了吗?”

“没关系吧,那件事情结束后,我们几个好久都没有聚过了。”

“算了,你想去就去吧。”李泽言叹了口气终是答应了这场聚会的出席。

聚会安排在一家ktv的大包厢里,李泽言他们是最后到达的。

“啊呀,言墨好可爱!”制作人小姐向来对可爱的小孩子没有抵抗力,满眼亮晶晶的揉着言墨软软的脸蛋。

“悠然姐姐,白起哥哥,周棋洛哥哥好。”言墨乖巧的任悠然的爪子揉捏,怯生生的和哥哥姐姐们打招呼。

“咳,悠然,别来无恙。”许墨抢在李泽言黑下脸来之前开了口,笑盈盈的跟悠然打招呼。

“许墨,你变了。”悠然停止捏言墨脸的动作,佯装严肃地看着许墨。

“从前的你散发着单身贵族的清香,如今你却散发着恋爱的腐臭味。”

“噗。”许墨忍不住笑出声来,好心给悠然指了指旁边已经面色僵硬的李先生。

“李,李总好。”悠然讪笑着问好,意料之中收获了对方一声“白痴”。

“白警官,周棋洛,好久不见。”许墨又去和另两位打招呼,紫眼睛里满是温和的笑意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白起礼貌地点点头,并无明显的神色波动。

“李泽言和许墨哥哥!”周棋洛嘴里还吃着赠送的爆米花,含糊不清的说着话,冲他们招了招手。

许墨,李泽言,白起都是不爱唱歌的人,只是单纯地互相叙旧罢了,Ktv自然是悠然和周棋洛的天地,偶尔强行拉着言墨一起唱。

“只有我们几个唱好无聊哦。。。”在唱了十几首歌后,周棋洛扁扁嘴,一副不高兴的模样。

“许墨,许墨,你来唱一首吧!”悠然知道许墨一向不会拒绝他,所以果断将手机点歌单递到他面前。

“不行。”可是此时许墨旁边还坐了一个面色严肃的总裁先生,而这位总裁先生替最近嗓子不好的爱人一口回绝了悠然的邀请。

“泽言。。。”许墨看着悠然委屈的表情笑起来,扯了扯李泽言的衣袖,“就一首没关系吧。”

“。。。”李泽言向来无法抵挡爱人那双瑰紫色眼睛投来的目光,“你就惯着她吧。”

“tell me can't you feel my heart beat。。。”

许墨最终选了一首英文歌“I DO”,青年干净的声音漂浮的在空气里,像一只蝶在大厅里翩跹。

李泽言停下与白起的交谈,很认真地听着,蓝灰色的眼眸里温柔成一片海。

“。。。for so long i have been an island /when no-one could ever/reach these shores /and we've got a whole lifetime to share。。。”事实上许墨在唱的时候所有人都保持的很安静,心中都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。

许墨在唱的时候阖着双眸,身体下意识的向李泽言的方向倾斜,微颤的睫毛像蝴蝶的薄翼。

高潮部分,李泽言按了按他的手,示意他别在唱下去。许墨睁开眼睛,向李泽言眨了眨眼睛,嘴角牵起一个微笑,没有再唱下去,在李泽言耳侧轻吐温言。

“送给我深爱的你。”

李泽言伸手挡住言墨的眼睛,对着面前男人的唇吻上去,霎时包厢内传来惊讶的欢呼声。

“李总,唱一首?”看了一出好戏的悠然笑的贼兮兮的凑到两人边上,眼睛看着李泽言,手却拉了拉许墨的衣角。

“就当给我的回礼。”许墨明白制作人小姐的意思,于是弯了眉眼帮着劝李泽言。

“。。。好。”

李泽言同样选了一首英文情歌“WITHOUT YOU”,这是首略显悲伤的曲子,李泽言仿佛真的只是为许墨所唱一般,几乎在歌里溶进了所有的温柔。

李泽言唱时,目光未曾离开过许墨,蓝色的海里是化不开的深情。

许墨低垂着眼眸,嘴角是无法隐藏的弧度,右手附在言墨的手上,小小的温度互相传递。

李泽言唱完了以后,许墨抬起眉眼,紫色的瞳仁将灯光印射出来,眼中波光一片。

“所以,这究竟是他们小两口的深情告白,还是我们的小聚会?”被胡塞海塞了一大堆狗粮的制作人小姐表示很不高兴,气鼓鼓的点了一首“死了都要爱”,点名送给许墨教授。

结果当然是被这里最大的金主爸爸狠狠瞪了一眼,顺便得到“撤资”警告。

言墨被悠然和周棋洛怂恿着也选了一首歌,孩子本来就腼腆,声音几乎被伴奏盖过,但还是坚持着唱下去,唱完后一头扎进许墨怀里,露出的脸颊红扑扑的。

“唱的真好。”许墨笑眯眯的揉了揉言墨的脑袋,在额头上印了一个亲吻。

李泽言他们在五点钟之前就离开了聚会,说是要准备晚餐,留下三个至今单身的家伙在包厢里。

“他们两个真是狡猾!”悠然小姐撇着嘴满脸的不高兴,“在一起就算了,现在连孩子都有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薯片小姐。”周棋洛好声好气的给悠然顺着毛,拼命示意白起说点什么。

“他们很幸福。”白起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却引来悠然一声长叹。

“希望这样的幸福可以持续吧。”

愿他们可以永远幸福。

【言许】无畏

一个非常短的短篇
关于两个人公开出柜的故事
其实不太懂记者这种生物的发言(头秃)
总之很辣鸡emmmm
写作灵感在文章后,其实就是一堆废话(。。。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--------------
李泽言和许墨确立关系的那个晚上,两人去开了一间房。
两人毫无遮掩,大大方方从柜台取来房卡对周围各样的目光视而不见。
第二天,李泽言送许墨回研究所,意料之中的,被一大批记者堵住,连李泽言的车也被围住。
李泽言看了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,动了几下口型,似乎想说什么。
“不必担心。”许墨挂回专业的微笑,下车前握了握李泽言的手,掌心的温度让李泽言微勾了唇角。
他当然不会担心,因为他从不做多余的事。
“许墨先生,有人排到你昨晚和李泽言先生去xx宾馆开房,这是真的吗?”许墨刚下车,一支话筒就差点顶在他脸上。
“都拍到了,还会有假?”许墨眯着眼睛,笑容谦和,眼底是看不见的寒意。
“这。。。”那记者显然没料到他会坦率的承认,举着话筒一下愣在原地。
“那你知道同性之间的爱情并不符合社会伦理吗?”另一位记者从人群中挤进来,张口闭口着“伦理道德。”
“那又如何?”许墨依然是笑着,但语气里毫无笑意,“我爱的是他又不是伦理。还是你认为只有男女之间才能有爱?”
“可是。。。”因反问而被堵住的记者似乎还想辩驳什么。
“在可是之前能否请你们先让我男朋友离开?”许墨声音不大,但将“男朋友”三个字咬的格外清楚。
记者们听着那三个字,心头一震,最终给李泽言让了条离开的路。
许墨转头对上李泽言含笑的眼睛,眉目又柔和三分,又继续有条不紊的回答记者。
晚上,李泽言回到家时,许墨已经回来了,看了一眼还在门口的李泽言,起身过去勾住他的脖子递上一个柔软的湿吻。
李泽言托住许墨的腰加深了这个吻,直到对方气息不匀才松开。
“这些家伙速度真快。”许墨坐回沙发上,将笔记本电脑推给李泽言看,他们出柜的事已经赫然上了头条,红艳艳的挂在推荐搜索上。
“今早的发言不够尖锐。”李泽言挑了挑眉,唇边露出一点笑意,“不过你不怕那些流言蜚语?”
“怕什么。”许墨转过头去吻李泽言的锁骨,撩拨着对方气息,“想那个还不如想怎么满足我。”
“现在这么撩,待会儿看你如何表现。”李泽言将许墨压倒在沙发上,褪去衣衫。
你对我独一无二的温柔,是我有恃无恐最大的武器。
----------------
emmm昨晚和同学一起听了“一拜天地”,可能我对广播剧以及非同人不敢兴趣吧,总之除了怨恨没有别的感觉。。。心中就有了“错的不是他们是时代啊”这样的想法。。。又想到自己刚入腐时被一群BGky追着骂,张口闭口“伦理道德”,骂我就算了,还骂我喜欢的cp啊。。。于是昨晚满心的怨恨啊,本来想写刀的,结果还是心疼老许写了糖(唉)。。。白天想来想去还是难过就写了这篇文章啊。。。总之希望所有人都能理解一下同恋吧。。。
emmm如果你看完了,抱歉浪费了你几分钟时间。。。
屁话比正文长系列。。。

【言许】童真时光

Emmmm深夜摸鱼小甜饼www

私设重如山,但我不知道我私设了什么(你tm

有幼驯染设定www奶墨真好吸www

沙雕文笔www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许墨刚搬了家,从他的公寓里搬到了李泽言的豪宅里。

许墨和李泽言都不愿请外人帮忙整理搬家的东西,所以李泽言亲自帮他整理。李泽言从许墨为数不多的行李中翻出一本很小的相册,看上去,是有了年代的东西,但被保存的很好,连页角都没有丝毫的折损痕迹。

好奇心驱使他打开来看,微微泛黄的相片蓦地使他震住了。一棵巨大的香樟树,碎光跳跃在树下的少年脸上,投出一片斑驳,少年睡得安稳,睫毛低垂,嘴角弯弯似笑,整个人像一片云,很柔软的样子,但也似乎很容易就不见了。

李泽言想起这张是他送给许墨的。那天,阳光很好,李泽言搀着许墨的小手,小心翼翼翻过一截断墙,自己却不小心撞在树上,用一个伤疤换来对方一声“泽言哥哥”,和落在额上很温柔的一个轻吻。

“妈妈说,亲一亲就不痛了。”那双漂亮的紫眼睛里闪动的光,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他们玩累了,就躺在树下休息,他本就无倦意,但对方似是很累的样子,微阖了眼,很快进入了浅眠。

李泽言顺着光,一点点描摹对方尚且稚嫩的脸,指尖触了触双颊,又迅速收回来,手指上还残留着柔软的温度。

他小心地脱出年幼的孩子紧握着他的手,从怀里掏出相机,将对方被阳光描述的温柔的身姿印在相片上。

李泽言一下子被打开了回忆,那段日子里,甚至连一只偶然翩跹停驻的蝴蝶他都记得。

当然,他也记得他们离别的那一天。

比他年幼的孩子穿着白衫,肩上染着一片鲜红,一点一点向着胸前扩散,灰扑扑的的小脸上挂着牵强的笑容。

“泽言哥哥,快走!”

他记得自己被对方不轻不重的推了一把,他想去牵那双染了血斑的手,但失败了。

再下次见面,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春天了。

香樟树还是那棵香樟树,但少年似乎不是当年的少年了。

当年圆脸,嘴角含笑的孩子已有了分明的棱角,笑容亲近又疏离,但那双紫眸还是像水晶一样亮得晃眼。

“在看什么?”许墨温和的按上他的肩,目光流淌到相片上,“这张照片我很喜欢。”

“笨蛋。”李泽言反握住他的手,将其拉近,进行了一次短暂的亲吻,“你知道我讨厌不告而别的人。”

“李泽言,我不会再离开了。”许墨低垂下眉眼,乖巧温顺地像极了当年的模样。

“那是最好。”李泽言放下相册,以便用双手环抱对方,他贴近对方耳际,微微叹息,“我不希望失去你第二次。”

“好。”他笑容清浅,目光明朗,眼底柔软的情愫全都给了面前的男人。

一阵风来,翻开相册的下一页,空的,但能看见唯一的那张相片的反面——一行很郑重的小字:给许墨,愿你能一生安好,愿你得到的都是你想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