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斯莫克樱花

底层写手,在线沙雕www言许,冷战,索香,铠约。。。他们都很可爱!致力于发糖三百年!本人可软可揉捏,求勾搭♡

【言许】冬日迷情

只有名字和玫瑰花和原卡一样的小甜饼ww

十分清水但是依旧被屏蔽的清汤文emmm

希望能够发上去emm

总之希望大家可以看得开心

链接走评论


【言许】生日(迟来的生贺

大家!我!沙雕底层写手回来了!

想不想我!(你醒醒

本来应该在老许生日那天就写的,但是由于学校要期中考试,身体上也出了一点点小毛病,所以推延到现在啊。。。

对不起,我对不起许墨

有点短小,不过当然依旧巨甜!

ooc注意

沙雕我的,爱情他们的w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许墨动了动眼睫,在阳光的照射下惺忪醒来。面前的男人微皱着眉,手臂搭在他腰间,有意无意的收紧。

许墨从他们胸口间的缝隙里抽出手,为他揉开眉结,又轻笑着在对方脸上印了一个吻,既而贴近耳廓,温言道。

“起来了,我的李先生。”

李泽言没有睁眼,只是捉住对方的手又塞回被窝。

“再睡会。”

“呵,李总什么时候也会偷懒了?”

许墨虽是这么说着,却是顺从的被李泽言揽在怀里,眉眼弯弯,笑容如画。

“少贫嘴。”李泽言微睁了苍蓝色的眼睛,与许墨交换了一个甜腻的早安吻。又抵上他的额头,示意对方闭上眼睛。

结果就是两个人睡到正午才起来。这次是李泽言先醒来,看看许墨发青的眼圈,犹豫了一下,最终独自起了床,给对方掖好被角,再去洗漱做饭。

李泽言正在给鸡蛋翻面,背后突然有温热的身躯贴上来,毛茸茸的发刺在他的脖颈上。李泽言偏过头,给了许墨一个轻吻。

“准备吃早餐。”“嗯。”

许墨看似乖顺的点点头,然后在离开时抬手揉乱李泽言才梳贴整齐的发。

笨蛋。

李泽言无奈的摇头,却微勾了嘴角。

当李泽言将餐食端上桌子时,许墨正好从浴室出来,发梢上挂着水珠,锁骨上的青紫被白棉衬衫衬的明显。

“泽言,这次的研究。。。”许墨抿了口茶,顿了顿开口。

“今天不谈工作。”李泽言看了他一眼,径直打断他的话。

许墨眨眨眼睛,弯着眉眼笑起来:“好。”

下午,他们像所有的小情侣那样去看电影。

他们分同一桶爆米花,一人一杯可乐。

李泽言没有包场,看的是一部老片,但依旧有很多人。

许墨的左手和李泽言的右手放在相靠的扶手上,小指相触,不引人注目,但是有温甜的气息在两人之间窜动。

从电影院回来后,他们顺便去了商场,在无数家店铺中七弯八绕,最后又回到第一家。

“我还是喜欢这一件。”许墨指着最初挑中的那件衣服,狡黠的冲李泽言微笑。

“白痴。”李泽言回了他一个眼神,又叹了口气,“这件,包起来。”

“还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李泽言在许墨伸手前,先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袋子,假装不经意的询问。

“没有。”许墨微笑的摇头,碰了碰李泽言的指尖,“回家吧。”

“现在还有一点早,要不要做点什么?”许墨把自己陷进沙发里,对着李泽言扯开衣领。

“晚上再说。”李泽言弯腰勾起许墨的下巴,唇又与唇交合在一起。

李泽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许墨已经半褪了睡衣,慵懒的斜靠在床上等他了。

“李泽言,占有我。”

从那人嘴里吐出的话语像恶魔的低喃,盘绕在李泽言耳边。

“呵。满足你。”

李泽言欺身而上,扯去许墨所有的衣物,双手在苍白的皮肤上游走。

接下便是满屋旖旎,宛似春光流泻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李泽言微喘着搂紧了怀里人的腰,对上许墨漂亮的像紫晶石一样的眼。

“谢谢。”

许墨绽了一个李泽言从未见过的笑容,胜比韶光美好。

你记忆中的血色就让我来帮你抹去。

过去已经是过去,现在我还有眼前人。


【言许】停电

是非常短的小短篇!

小清新学校生活!

灵感来自我们高二楼的lj电路:)多亏了这次停电,使我有了35分钟写完四篇贼难的英语阅读理解的经历:)

希望你可以看的开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停电

学校里的电路一直有些问题,时不时出现点什么意外情况,所以甚至有同学扬言要炸了学校电路,这样还省了晚自习。

好了,这下学校电路真炸了。

最后一节晚自习才开始,整栋楼的灯全部熄灭,只有从高三楼和实验楼透过来的光,才免于陷入绝对的黑暗。

许墨和李泽言在的物生班在三楼,隐隐可以听见来自楼下文科班女生的惊呼。班上一下子躁动起来,但在女老师的呵斥下又归于平静。

许墨面朝着李泽言趴下,头枕单臂,另一只手垂下,轻轻扯了扯李泽言的衣角。

李泽言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只是学着许墨的样子伏在桌上。

两人四目对视,目光在黑暗中交缠。许墨牵住李泽言的手,谨慎而轻柔。李泽言进而与他十指相扣,在课桌下的最深暗处,交互着温情。

许墨飞快的向后瞟了一眼,没有看到他们。然后,他轻而快的凑到李泽言耳边,轻飘飘的擦了一个吻。

“李泽言,我喜欢你。”少年的低语绕在耳边,温柔如这满室的墨色。

灯光骤然亮起,两人的手触电般的弹开,只剩下指腹与掌心上还残留着温暖。

李泽言看见许墨眉眼盈盈,面有薄红。他顿时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,于是别了脸去,耳根上的微赤却被许墨瞧了去。

放学后两人走在路上,走至无人处,在微醺的路灯下,李泽言侧脸吻上许墨。

我也喜欢你。


【all许】被公开的秘密(后续(其实是一辆言许车

啊啊啊啊啊啊,我终于咕出来了!

其实是我今早三点就码好了的,可是老福特说有敏感词,屏了两次,呜啊一声哭出来。。。

我今天早上6点钟开始搞,搞到现在。。。我电脑有病,微博不能发图,石墨注册不上,我搞了好久,从电脑换到手机,从手机换到笔记本,再换回电脑。。。我都快疯了!

不过好在搞出来了。。。

这篇文章真的非常我流abo了,写到一半我都没有我在写abo的感觉了【你tm

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写abo车。。。

因为其他两个人的戏份不多,就不多打tag了。。。

注意真的是一辆破轮车,ooc到智障

啊,也许写完了,也许还会有吧。。。

本来还想再搞一篇车作为50粉福利的。。。但我明天就上学了,真是悲哀的故事。。。

ooc我的,幸福许墨的

---------------

链接见评论

【all许】亲爱的小孩②(红豆对话体

啊啊啊,沙雕作者又来放飞自我了
在饿死与产粮之间苦苦挣扎,最终选择了产粮( ´ ▽ ` )
不过真的没有粮要饿死了:D
有没有太太产粮啊 ̄▽ ̄
链接见评论www

【all许】亲爱的小孩①(红豆对话体

emmm我又开坑了。。。
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,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emmm不要紧,我觉得问题不大
这一篇是八岁奶墨和三个英俊男子(大猪蹄子)的快乐故事
第一次做红豆对话体,emm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能我是猪吧【深沉
日常ooc,以及极短风格
链接在评论(也许可以用吧

【all许】被公开的秘密

国庆放飞自我更文www

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www

ooc预警www

我流ABO预警www

超短篇预警ww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被公开的秘密

恋大有个alpha在生了一场大病后,变成omega了。

这件事一传出去,几乎整个校园都轰动了。

“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李泽言没好气的看着肇事者,而对方此时只穿了一件长T,坐在上铺笑眯眯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大白腿。

“病刚好,别露这么多,小心再发烧。”白起把自己的外套往许墨腿上一盖,刚好遮住一片白花花的风光。

“都是那个庸医给许墨吃错了药,结果和许墨平常吃得Hidder*(一种隐藏性别的药物)冲突了,害的许墨发烧以后对两种药都免疫了。。。”周棋洛有些气鼓鼓的爬上上铺,右手偷偷扒上许墨的腰。

“我先帮你换宿舍吧,你现在已经是个会正常发情的omega了。”李泽言掏出手机,正准备打电话,却被居于高处的许墨夺了去。

“没关系。”许墨弯着眉眼浅浅的笑,双手交叠放在腿上,“反正这宿舍里只有我们四个。”

“你是白痴吗?我们三个都是A。”李泽言皱眉,微微提高了声线,伸手想拿回手机,却被许墨随手扔到了床铺内侧。

“许墨。”很少不顺应许墨心意的白起也表示与李泽言想法一致,抿了抿唇,琥珀色的眼睛里藏着担忧,“如果你被我们的信息素刺激的发情了怎么办?”

“那就标记我。”许墨说的轻巧,仿佛在说一句问候那么轻松。

“你疯了!”李泽言怒言出声,显得有些咬牙切齿。

“我没有。”许墨垂着眉眼轻笑,紫色的眼眸里有波光流转,“临时标记就行。”

“那万一没忍住永久标记你了呢?”周棋洛加重了在许墨腰上的力度,话语有未退去的震惊。

“那也无所谓啊。”大概是被有些冻着了,许墨吸了一下鼻子,往周棋洛身边靠了靠,清淡的海洋信息素气息撩拨的周棋洛的心加速了一倍,“反正又不是别人。”

“真是个白痴。”李泽言愣了愣,叹了口气。

“随便就标记你这件事,我们可做不到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许墨加重了语气,似是想强调这一点。

“可是。。。”

“拜托。”许墨突然矮了语调,带了微软的声线,“别离开我。”

“只是换宿舍而已。”白起无奈的看向他,耳根有些薄红,将下铺的毯子递给许墨,“把毯子披上。”

“你最好做好了准备。”李泽言冷哼一声,但没有再坚持之前的想法。

“嗯。”许墨挑了挑眼梢,唇角漏出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“那好吧。”白起瞟了眼周棋洛的爪子,不满的颦了眉,“周棋洛,别靠许墨那么近。”

“白起哥好凶哦。”周棋洛撇了撇嘴,但也识相的松开手往一边挪了挪。

许墨看着周棋洛有些委屈的表情,笑着将手附上对方的,指尖的微凉渐渐回转为温暖。

只要是他们,如何也无所谓吧?

反正他的世界也只剩这么点色彩了。

他不想失去。


言尽墨色(言许) 第七章:但愿人长久

祝大家中秋快乐【笔芯】

本来想多更一点的,但是实在想不出来啊。。。【你真的是。。。】

给大家磕头谢罪了。。。

本章真的非常非常短,而且我不知道我又写了什么东西进去【你tm】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第七章:但愿人长久

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啊,言墨天天掰着手指算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
中秋节亦名团圆节,可像言墨这样的孩子,纵然过了七个中秋,可从未尝到过团圆的滋味。如今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家,拥有了他爱的与爱他的家人。

他与许墨和李泽言约定,共赏今晚的月亮。

吃着月饼赏月亮,是孤儿院里所有孩子期盼的。

傍晚初至,晚霞刚晕染上底色,太阳还在地平线上温柔的微笑,言墨就忍不住坐到阳台上,巴扎着眼睛,等着明月顺着树梢爬上天涯。

“别急。”许墨按上言墨的肩膀,孩子躯体的热度染上他微凉的掌心,许墨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,微微一笑,嘴角弯起的弧度似乎能够包容全世界。

“许墨哥哥,你说月亮姐姐她会不会不出来?”言墨扁着小嘴,皱着眉心,扬起小脸看着许墨。

“怎么会呢?只是因为太阳还在,月亮就不能出来罢了。”许墨轻声安慰着,手指插入柔软的发中,轻轻的梳顺。

“那为什么太阳不能和月亮一起出现呢?”言墨毕竟是孩子,好奇使他转移了注意力,现在只急切的想知道为什么日月无法同在。

许墨不急着回答,也坐到言墨身边,单薄的衣衫被秋夜薄凉的风掀起一角。

“我也不知道呢。”许墨微笑着叹了口气,眉目温柔,“但是这世上也不是所有事都一定要知道真相,有时候对未知保持神秘才是最好的。”

许墨看着言墨懵懂的目光,轻轻摇了摇头。

他们都是在真相中受过伤的人,他不希望这个干净如一汪清泉的孩子在那么残酷中遍体鳞伤,即使不能永远这样,那暂时,直到必要的那一天,他都希望言墨可以快乐的不要接受淋漓的现实。

接下来他们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夕阳渐垂,霞雾展收,新月缓升。

“你就不能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?”李泽言本朝着两人走来,却见许墨衣衫单薄,又折回卧室,取了外套披上那人肩头。

“谢了。”许墨抬头,认错讨好式的笑着,闪着微光的紫眸浅藏着情意。

“白痴。”李泽言轻哼一声,挨着许墨坐下,指尖与对方交缠。

月亮已经升起,挂在天中央,柔和的光洒落一地乳白的光晕。

言墨痴痴的望着天,连手中啃了一半的月饼也没有再吃下去。

“月亮真好看。”

“嗯。团圆的月亮真的很美。”许墨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远处的月亮上,而是落在了身边的身上。

他看看言墨,目光温柔,又看向李泽言,目光深情。

有人团圆,真好。

他希望一生一世一深情。

他希望人长久。

他希望此后月亮不必千里共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mmm我还是想来说一点废话。。。

我是高二狗,本来学校就三个星期才放一次假,加上我还处于更文低谷,所以更新速度会很慢。。

给大家磕头了。。。乁( ˙ω˙ )厂

【白许】他们的故事

emmm随笔写出的产物,有年龄私设

美好青涩的少年时代的故事

很短,流水账,而且ooc注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白起是个极为直率的男生,简称直男。

喜欢谁,送礼物请吃饭样样依着。

比如说,隔壁班的班花悠然。

生日时,送自己亲手做的银杏手链,看着对方甜甜的笑容,耳根染上一片薄红。

讨厌谁,板着脸抿着嘴横眉冷对。

比如说,本班的学霸许墨。

相遇时,对对方谦和礼貌的招呼视而不见,留下那人在原地茫然的对脸上僵掉的笑容不知所措。

别人都以为白起只是出于学渣对学神本能的厌恶,但是只有白起自己知道,他只是讨厌许墨那永远不变,看不明白的微笑。

直到那一天,白起没有骑小黑来上学,而是坐了公交,所以放学也只能坐公交回去。

车上人有些多,只剩了两个并排的座位,白起庆幸着自己的好运,选择了里面的座位。

但是后面有人坐在了他身侧,白起转了眼珠去看,发现正是自己不想见的人。

“是白起同学啊。”许墨挑起眼角对白起微笑,打招呼,却被对方自动忽略。

白起听着对方微微叹息一声,心中突然有些过意不去。

但他依旧没有任何表示。

车上的人越来越少,不过白起的家在终点站,所以他还得再忍上一会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已经空了很多位置出来,许墨就是固执的坐在他旁边。

白起把视线从窗户上挪下来,打算主动把这两个位置都留给许墨。

可是他失败了,因为许墨已经睡着了。

这个少年疲倦的倒在靠背上,头歪着,眼底一片乌青,眉目紧锁,嘴角耷拉,一点也看不出平时那温雅的笑容何在。

白起的心抽了一下。

这个年纪的孩子往往还不知道什么叫心疼。

白起神使鬼差的帮他揉开眉结,指尖上的温度一下子烫的他的心皱缩起来。

于是他又吻了他的脸颊。

幸好那时车上没人注意,不然一定会看见一个耳根通红的男生和一个脸颊微红的少年,以及,那个少年舒展的眉睫和嘴角的笑。

白起和悠然谈了三年年的恋爱,最后在毕业那天,两人和平分手。

她挂着笑容,美好又恬静,微风掀起裙摆,舞成一朵奶白色的小花。

她说。

“你从来喜欢的都不是我。”

白起想问她,她觉得他应该是喜欢谁的。

话未出口,白起脑中就出现了一幅睡颜,乌青的眼圈,微皱的眉。

白起抿了抿嘴,点了一根烟,叼在嘴里。

他知道那是谁的脸。

再后来他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,又因为一件事巧妙的相遇。

可爱的姑娘对他眨眨眼睛,偷偷比了个大拇指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这么多年堵在心口的话终于说出来了。

“我也是。”男人垂下好看的紫色眼眸,笑容一如往年。


言尽墨色(言许)第六章:生日快乐

大家好,我要自闭了。

我脑子里有梗但是写不出来。

越写越乱,然后选择自闭:)

本章流水账注意,ooc注意,剧情不连贯注意

很抱歉居然越写越糟糕,给喜欢看本文的小可爱们道歉。

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:)

爱情他们的,ooc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六章:生日快乐

言墨的生日到了。准确来说这只是他被孤儿院收养的日期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许墨在孩子初醒,还睡眼朦胧的时候,送上一个早安吻,以及一声温柔的祝福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立在另一边的李泽言先生祝福的口气淡淡的,但是蓝灰色的眼睛里有盈盈的笑意。

言墨开始有些懵懵的,但很快反应过来,几乎从床上蹦跶起来,蓝紫色的眼睛像两颗小星星。

“谢谢许墨哥哥和泽言叔叔!”言墨开心的露出小小的虎牙,冲两人甜甜的微笑。

“快点起床。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李泽言语中带着轻笑,轻轻揉了揉孩子头顶的发旋。

在言墨狼吞虎咽的吃着李泽言做的早餐的时候,李泽言选择去开他昨晚停在另一侧街道的车。但是,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毛病,车子迟迟无法发动。

“啧。”李泽言不满的皱起眉头,因为这种事可不像什么好兆头。

“泽言。”

自己检查车子未遂的李泽言听到了来自街对面自己爱人的呼唤,对方看着自己苦恼的模样一下子笑起来,示意着马上过去帮忙。

李泽言看着许墨牵着言墨的手走过来,心中有不好的预感。

突然间刺耳的鸣笛割裂空气,属于大型卡车的轰隆声如同翻滚的雷霆。

言墨和许墨一下怔在原地。

前者是吓着了。

而后者则是想起了藏在心底的那段染血的街道,以及那条同样鲜艳的红围巾。

那个生日结束了他童年美好的彩色的梦,然后在他面前铺开一张黑白的画卷,而他只有一支铅笔,为自己涂抹以后的人生。

许墨看着疾驶而来的卡车,忘记了躲闪,只将言墨死死的护在怀里,骨节被捏到发白。

李泽言下意识的想暂停时间,但是没有用。因为在那件事后,所有的evol都消失了,现在的他们仅仅是普通人。

李泽言只觉得头脑发热,手指冰凉,暗骂一句该死,冲进马路中央,将两人拉入怀中,而车子堪堪擦过他们,在前面几乎转了一个360度的弯才停下,同样幸运的,车子没有侧翻。

李泽言这才长舒一口气,捏了捏言墨湿凉一片的掌心,对方才有些回过神来,眼底的惊惧神色不减。

许墨靠在李泽言肩上喘了口气,眉心微拧:“抱歉。”

“白痴。”李泽言把对方按在自己怀里,轻轻贴近对方耳侧,“不必道歉。”

忘掉那段往事,你的未来由我来帮你抹上色彩。

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,等所有人都镇定下来后,他们选择坐公交车过去。

车子在悠然的公寓门口停下。

“生日快乐!”

开门的是悠然,后面站着白起和周棋洛,手里拿着小型礼花炮,碎花纷纷扬扬落在地毯上以及言墨头顶上,换来李先生的一声冷嘲。

“幼稚。”

不过作为当事人的言墨倒是开心的很,眼睛一闪一闪的,像一个晴朗的夜晚,上帝舀了一勺流星进去,扑朔着光辉。

生日蛋糕是悠然做的,上面抹了蓝紫色的慕斯,有点像白起生日时的那个星空蛋糕,但又不像,看了以后反而让人想到小寿星的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,只是看着就想要提起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言墨在特地为他准备的派对里笑得很开心,露出可爱的虎牙,然后被夸张的捂住胸口眼里冒小心心的制作人小姐吓了一大跳。

派对结束后,言墨的脸颊上残留着大片的慕斯,许墨笑了笑,细心的用纸巾尽数擦去。

回来的时候,是魏谦来接的他们。

孩子已经玩累了,迷迷糊糊睡在许墨肩头,手上抱着收到的礼物。

回到家后,两人哄着言墨洗了澡睡了觉,然后就坐在沙发上,静静的谁也不说话。

李泽言知道许墨尚未从上午的事中缓过神来,他一直很会伪装,只是他能骗过别人,唯独骗不过他。

李泽言轻叹一口气,揽了揽身侧人的肩头。

“我之前说过有一件很后悔的事。”

许墨微微转过头看他,眸子亮晶晶的。

“我最后悔的就是让你独自一人承受那场车祸的悲痛。”

许墨轻轻的笑了,靠在李泽言肩头,闭上了眼。

谢谢。

谢谢你愿意在我左右,过去的事远不及当下的你重要。